您当前位置:非主流 » 非主流句子 » 摘抄 » 《其人如天》好词好句摘抄 » 正文

《其人如天》好词好句摘抄

编辑:非主流 | 分类:摘抄 | 发布时间:2017-03-03
本书读史记,直接触及历史人物的魂魄,读来令人心旷神怡。
作者如同司马迁及其笔下人物的知心人,经他勾勒,刘邦、项羽、张良、韩信、萧何等一代豪杰便仿佛有血有肉活脱脱地来到今天;作者从他们身上发现的生命气象又着实给人新鲜感,仿佛我们今天才识得他们的真容。刘邦表面上无赖轻慢,内里的伸缩自如却是王者风范;项羽外表上盖世无双,负才任气却是他英雄气短的原因;张良的从容有余令人遥想不尽,相较之下,韩信的自矜倨傲就显得格外刺眼……
当我们触摸到这群古“汉”人敞亮饱满的魂魄,再看历史会感到格外真切,我们自己也能从中找回中国人该有的生命气象。
“今天读到仁明写的这本书,真的有一种魂兮归来话史记的感觉。……仁明要告诉我们的是,原来汉人的真容就在《史记》里。”——诗人杨键 推荐
人有限,天无限;无限就不好说,更不好理解。正因如此,在司马迁的笔下,刘邦的形象既复杂又令人疑惑。世人读之,或不屑、或憎恶、或诧异、或歆羡、或佩服得五体投地,就端看读者自身。有极度佩服者,譬如石勒。石勒曾经为奴,日后却奄有江山半壁;不识字,但一听闻郦食其大封六国后代的馊主意,就替刘邦着急;随后,又闻听张良劝阻,沛公也幡然改正,他不禁又抚掌称好。这么个石勒,不直曹操、不直司马懿,觉得欺人孤寡,终究不够磊落;他看刘秀还行,声称若彼此相遇,“当并驱于中原,未知鹿死谁手”;独独刘邦,他死心塌地地服气,“若逢高皇,当北面而事之,与韩(信)彭(越)竞鞭而争先耳。”

《史记》记的是两千多年以前的中国古人,通常,古人越古,越有元气;古人越古,也越有看头。因为,他们的气象大,他们离天近。

刘邦不是英雄,因此,他不会英雄气短。他屡战屡败,败了,既不慷慨,也不悲歌;他败了,再狼狈、再不堪,也不过就是一败。他从小无甚“出息”,也少受“称许”,老爸数落他,萧何取笑他,岳母也瞧不起他;他不是人中豪杰,也不是俊彦之人,他一向鲜被认可,因他所立之处,乃“天人之际”。

明明,这帮人经历了战国末年的兵连祸结、生灵涂炭,随即,又遭逢秦代的严刑峻法、残酷暴虐;那苦痛与磨难,相较于近代中国,恐怕是不遑多让吧!可怪的是,偏偏他们既不愤、又不戾,身上没半点伤痕,也几乎没有佛家所说的那个“业”字。

比起文章,更不容易、也更邀天之幸的是打天下。譬如刘邦,刘邦在恍然有思之际,提三尺之剑,斩当径之蛇;起义后,虽处险绝,总仍神志清明,应机决断,终究化险为夷、绝处逢生,开创了四百年的大汉江山;至今,我们自称“汉人”,说着“汉语”,写着“汉字”,遗泽两千余年呀!史记写这样的王者,正是高手写高手。认真说来,那是“究天人之际”的司马迁谈着“立于天人之际”的刘邦,棋逢敌手,精彩呀!

中国有句老话,“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”;文章也好,书法、音乐也罢,只要是绝佳之作,好极,妙极,一旦达到了绝对,那都是高手假借了上天之力,在神志清明之时(譬如王维写《辛夷坞》),抑或恍然有思之际(譬如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),刹那间,间不容发,遂偶然得之!人有限,天无限;以有限之人力,创造了圆满自足、无可增减的无限作品,此之谓“天幸”!这些高手,在邀天之幸的当下,恰恰就立于“天人之际”。

这群没“业”、没伤痕的人,经历过那样的时代,仍然一径地光朗朗、明亮亮,一个个,精神奕奕、气象非凡。
我总觉得,正因这群人不受时代所束缚,明亮爽快、不见伤痕,才会有日后亮堂堂的四百年汉家岁月。

英雄气所及,即使项羽身旁的美人虞姬,一侧的骏马乌骓,至今都仍历历鲜明。项王虽兵败自刎,但那慷慨激烈、豪气干云,不仅让敌手刘邦为其发哀、泣之而去,即使千载后人,读之,都不免要悲歌数阕的。

他虽“仁而爱人”,同时却又好狎侮人;他入关中,尽得人心,关中父老,人人“唯恐沛公不为秦王”,然而,但凡人情所不能舍者,他又是其人如天,尽可一路抛却。刘邦是,兵败,父母妻子皆可弃。

世人多以成败论英雄,但司马迁游于天人,当然另具只眼。他既不成王、亦不败寇。他为失败者项羽立传,且立传于本纪。不仅如此,他还让项羽的英雄形象远远压倒刘邦,而且,绵亘千古。

查看更多的相关内容>>

摘抄

摘抄推荐

最新摘抄

栏目推荐